茶叶文化 - 茶叶文化 - 何为斗茶
何为斗茶
添加时间:2013-3-22 15:19:57 茶叶文化 来源:admin

斗茶,也叫茗战,是古人对茶叶鉴别的方法,用现代话说就是品茶比赛,发展到今天就是茶叶产区的“茶王赛”。斗茶是古人用来评比茶叶品质优劣的一个专用名词。斗茶之风起源于出产贡茶闻名于世的建州茶乡。武夷山每年春季,新茶制成后,当地茶农、茶客以及官焙的官员,开展比赛新茶优良次劣和评选官茶的一项茶文化活动。斗茶,又称点茶、点试,即通过烹点品尝茶叶比赛茶的质量和烹茶技艺。斗茶有比技巧、斗输赢的特点,富有趣味性的挑战性。一场斗茶比赛的胜负,犹如今天一场球赛的胜败一样,为官员、茶农、茶主们所关注。
      宋代的斗茶风风火火,上至帝王将相,达官显宦,文人墨客,僧道羽士;下至市井细民,贩夫走卒,浮浪吾儿,都热衷于斗茶。尢其是文人雅士,更是乐此不疲,连那位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,也写下了热情洋溢脍炙人口的《和章岷从事斗茶歌》:
年年春自东南来,建溪先暖冰微开。溪边奇茗冠天下,武夷先人从古栽。
新雷昨夜发何处,家家嬉笑穿云去,露芽错落一番荣,缀玉含珠散嘉树。
终朝采掇未盈襜,唯求精粹不敢贪。研膏焙乳有雅制,方中圭兮圆中蟾。
北苑将期献天子,林下雄豪先斗美。鼎磨云外首山铜,瓶携江上中泠水。
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瓯中翠涛起。斗茶味兮轻醒醐,斗茶香兮薄兰芷。
其间品第胡能欺,十目视而十手指。胜若登仙不可攀,输同降将无穷耻。
吁嗟天产石上英,论功不愧阶前蓂。众人之浊我可清,千日之醉我可醒。
屈原试与招魂魄,刘伶却得闻雷霆。卢仝敢不歌。陆羽须作经。
森然万象中,焉知无茶星。商山丈人休茹苙,首阳先生休采薇。
长安酒价减百万,咸都药市无光辉,不如仙山一啜好,泠然便欲乘风飞。
君莫羡,花间女郎只斗草,赢得珠玑满斗归。


     此诗写得生动形象,大气磅礴,挥洒自如,脍炙人口,俨然一幅武夷斗茶的场面写照。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宋代斗茶情况,描述了斗茶的原因还以夸张的手法,大量运用典故,淋漓尽致地赞美了参加斗茶的品质和其神奇功效。
  诗中可以看出,宋朝人斗茶已经到了狂热地步,范仲淹对此也是赞不绝口,嘉许有余。然宋代朝野上下,沉湎于此,则颇有玩物丧志的感觉。后来,北宋诗人晁冲之站了出来,写诗批判说:“争先斗试夸击拂,风俗移人可深痛”,深为痛心疾首。可是,就这位晁大人,也是欲罢不得。诗歌接着写道:“老夫病渴手自煎,嗜好悠悠亦从众。”(《陆之均宰寄日注茶》)
    此《斗茶歌》为斗茶而写,是宋代斗茶之风产物。一般学者认为;北宋前期士人斗茶,承唐五代之习,以绿为贵。一斗茶味,二斗茶香。直到北宋后期,宋微宗以白茶为茶瑞,宋人方以白茶为贵。然而刘斧《青琐高议》记载:范文正《斗茶歌》为天下传颂,蔡君谟暇月与希文聚话。君谟谓公曰:“公《斗茶歌》脍炙士人之口久矣,有少意未完。盖公方气豪俊,失于思虑耳。”希文曰:“何以言之?”君谟曰:“公之句云:黄金碾畔绿尘气,紫玉瓯心翠涛起。今茶之绝品,其色甚白,翠绿乃茶之下者耳。”希文笑谢曰:“君羡知茶者也,此中吾诗病也,君意如何?”君谟曰:“欲革公诗之二字,非敢有加焉?”公曰:“革何字?”君谟曰:“绿、翠二字也”。公曰:“可去”!曰:“黄金碾畔玉尘飞,紫玉瓯心素涛起”希文喜曰:“善哉!”又见君谟精于茶,希文服于之议。
    蔡君谟与范希文所论,则北宋前期品茶已崇尚白茶。所谓“今茶之绝品,其色甚白,翠绿乃茶之下者耳”。然而,流传下来之诗仍是“绿尘飞”、“翠涛起”,好在现今已不再生产团茶,不然,不免要殆误后人。宋微宗白茶为茶瑞,只是使宋人斗茶“尚白”之习宗法化而已。“众人之浊我可清,千日之醉我可醒”之句,正是千古茶人遗世独立,严以自律,追求理想完美人格之美的自我宣言。


 

上一条:武夷岩茶的命名
下一条:武夷山大红袍传说
 


全国加盟服务热线:400-8871-829 返回首页 | 企业简介 | 新闻中心 | 产品展示 | 茶叶文化 | 武夷风貌 | 招商加盟 | 客服中心

联系电话:0599-5280799  传真:0599-5280699 服务时间:上午8:00-11:30 下午14:00-17:00

© 2012 武夷山市绿洲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山尔堂:山奇水秀含醇韵 尔雅茶香敬友人  备案号:闽ICP备12005849号